C-24法案 违宪挑战 避免出现次等公民

什么是加拿大人?什么样的加拿大是我们要的?如果你关注最近的选举报导,你就会知道这不是空泛的提问,而是联邦大选党领辩论中的热门议题,因为新法的影响,这些答案将被彻底改变!

《C-24法案》今年初开始生效,将使超过100万加拿大人沦为「次等公民」地位,只因为这些公民本身或其双亲、祖父母在其他国家出生。

在新公民法通过后,刚入籍成为公民的新加拿大人,如因工作、就学或家庭原因迁至国外,也可能因此而失去公民资格。无论是照顾生病的父母、嫁到异乡、或是留学,只要搬到国外,都可能遭到撤籍。

因为刚成为公民的人必须宣誓要住在加拿大,一旦搬离,政府将怀疑他们是否背弃了当初的宣誓承诺。如果现在有位年轻学子刚和家人搬到多伦多,又考上了哈佛大学,她可能要再三考虑究竟要不要去读,要不要去接受那名校全额奖学金,因为可能会付上失去加拿大护照的代价。

而她的竞争对手,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却完全没有这项顾虑。加拿大出生的人,即使搬离,也不须担心遭到撤籍。

加拿大政府官员宣称其本意并非要惩罚新来的公民,但是他们却拒绝取消这项法案,等于制造了两级公民制度。 

更糟的是,这项新法案还为难了新加拿大公民及其家人,因为联邦政府新法规定政府在某些情况下可撤销双重国籍者的公民权,无论这些人是否出生于加拿大。

许多生长于加拿大的人,因为父母、祖父母、或配偶而获得外国籍身分,但也因为回到那里而突然变得尴尬为难;有些人正因家人的祖籍国而遭受权利缩减。

在新公民法案下,一旦因某些严重犯行被定罪后,不管案件发生在国内外,包括在司法制度不健全、不公正的国家,这些被定罪为维权人士丶专报导恐怖主义活动的记者,往往被独裁体制逼到沉默并受惩罚,这些人现在更可能遭加国政府撤销公民资格。

事实上,新公民法案并不能保护国民,因为真正的犯罪者应该受到司法制裁,被监禁且远离社会人群。然而,此法彷佛回到古代,以放逐的方式做为惩罚,这是更差的作法,我们把危险罪犯送到另一个国家,而那个国家缺乏健全法制,反而置人于险境。

新法在这些方面也影响到加拿大的少数族裔,特别是广大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新公民法带有歧视且违反自由宪章,与加拿大一直提倡的平等,背道而驰。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BC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及加拿大难民律师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Refugee Lawyers),就新公民法案提出违宪挑战,因为联邦政府违反加拿大人的基本人权,违反自由宪章,使超过100万加拿大人沦为「次等公民」地位,这是错误的,我们要求法院撤除该法。

该法其他部分也有问题,但是我们无法到法庭申诉。加拿大总是欢迎移民到来,但新公民法案将使移民更难成为公民,不仅时间变长,费用变贵,提高门坎,老的、少的,都不易申请。无论以何种身分在加拿大,学生、临时劳工、住家保姆、难民等等,都难以将这些时间算进居留要求天数。此外,申请的费用翻了三倍,另外还要加上语言测试费用,最低年龄从18岁降为14岁,最高年龄也从55岁提高到64岁。

加拿大原本是公民入籍率最高的国家,这影响到就业率的提升,以及移民融入社会的成功率,如今,都可能因为新公民法案而改变。

移民建立国家有功,我们应当继续欢迎他们,我们相信,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无论你的肤色为何,来自哪里。但是,新公民法告诉百万加拿大人,他们并不如其他人,告诉他们不属于这个国家,即使他们也把这里称为家,努力建立巩固这个国家。

这是错的,这将削弱我们的力量,我们必须奋力一搏,应争取我们想要的加拿大,一个人人平等、有法治的国家!

 

Josh Paterson, Executive Director, BC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

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执行主任帕特森 (Josh Paterson)

Mitchell Goldberg, President, Canadian Association of Refugee Lawyers

加拿大难民律师协会总裁高博(Mitchell Goldberg

 

 

图为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执行主任帕特森 (Josh Paterson)在多伦多记者会上,宣布要就新公民法案提出违宪挑战,与加拿大难民律师协会一起并肩作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Please check your e-mail for a link to activate your account.

Donate Find an Event

connect

get updates